熟年誌 傳承的記憶 格蘭訂製西服揚名國際
2017-04-05

獲熟年誌4月刊「封面人物」專訪報導 - 傳承的記憶

 

報導出處:《熟年誌2017年4月號(NO.61)》  文/陳佩珊  攝影/尤俊懿

 

擦亮老招牌 格蘭訂製西服揚名國際

進中山北路格蘭訂製西服總店(以下簡稱格蘭),第二代老闆陳和平正為顧客進行量身服務;他身穿合身手工西裝,襯衫領口有著雅緻花紋設計,精神奕奕的專業風采,為手工訂製西服作了最佳展示;他說,「客製化西服絕對有市場,並非一般人認定的沒落產業。不過,你必須要有本事與堅持」。

 

創辦人包啟新 為格蘭打下根基

「我三月會到上海,參加包啟新師傅九十歲祝壽會,分享他以前在台灣的事蹟,也想讓師傅知道,他退休後,格蘭的招牌還是在台灣屹立不搖。而且二十六年過去,徒兒把招牌擦得更亮!」陳和平說。

包啟新祖籍寧波,師承上海「紅幫裁縫」,手藝精湛,曾是上海西服名店 「皇家」的優秀設計師;國共內戰後輾轉到香港發展,在知名「永泰洋服」憑藉實力成為靈魂人物,並使永泰由女裝主轉為男裝名店;但幾年後,沉重工作量讓他身體出狀況,加上看好台灣經濟起飛的發展性,在台灣上海幫師兄弟鼓勵下,四十二歲的他,選擇在當年的國際時尚精品街「中山北路」創業,一九七○年開幕時造成轟動,後來辜振甫辜家、陳田錨陳家、蔣家等政商名流都成為客戶,紅極一時。「據說下班拉下鐵門,還會有人敲門要做衣服。」陳和平說。

 

礦區之子陳和平從裁縫學徒到格蘭總管

陳和平在九份出生,家鄉困苦,十五歲時輟學,去基隆當裁縫學徒;第一天睡在白天工作的裁縫桌上,半夜卻摔地流鼻血,難過之餘,他發憤圖強,於是更努力學習。師傅也覺得他學得快,在他十九歲時,要他去參加全國技藝競賽,得了第三名。「比賽讓我看到城市裡做的衣服很不一樣,所以我決定要去都市。」於是他到了台北,在無人介紹下尋找師傅,後來拜一位手藝精湛的名師- 謝永欽師傅學技術,又從學徒磨起,讓我在技術的領悟更上一層樓;當兵前後,也曾於知名「雅式西服」工作。

得知格蘭包啟新師傅要找副手時,陳和平便辭掉在雅式的工作,但沒連繫好,兩頭落空,只好在梁冬富老闆邀請下,到「久博西服」工作,兩年後才又有機會去格蘭。「跟梁老闆辭職時,他非但沒生氣,還鼓勵我跟包師傅好好學。」陳和平說;其實當時的政商名流,都是輪流在雅式、久博及格蘭等名店做衣服,所以陳和平得到了很好的歷練。而且他一向樂於挑戰,別人不願接的他都做,所以進步快。「其實我在久博一個月有五萬元收入,雖然剛到格蘭一個月才領兩萬四,但後來我真的學到很多本事。」陳和平說。

剛到格蘭時,包師傅很有威嚴。陳和平卻在師傅踩裁縫車時跑去站他面前,老師傅問他「不做事站著幹嘛?」,當時他回師傅說,「後場的事我都做好了,我想跟你學技術,也想學會幫老闆忙。」師傅聽完就沒再多說,而從此陳和平一有空就往師傅跟前學。「以前那年代,不是師傅教,是你得自己去要。」還有一次,師傅畫版時要他試畫,沒學過製圖的他,因為平常會自己買服裝書練習,結果版畫得有模有樣,師傅訝異之餘,也就愈來愈賞識他,交辦他做的事愈來愈多,三年後他就成了店裡總管,除了學到精良技術,也學著上海人做生意的厲害本事;為了讓木訥的自己將來更有機會,他還自主多方學習,上班前去晨泳、學外文,下班後去上卡內基、國標舞,還自修企管書、上台大進修班,一刻也不鬆懈。

 

陳和平接手格蘭 台灣手工西服躍上國際舞台

一九九二那年,包師傅想退休,詢問了陳和平接店的意願;當時台灣經濟開始走下坡,手工西服市場也受到名牌成衣衝擊,「結果二十九歲的我,在最不好的年代接下格蘭,沒人看好。」陳和平說;接手時許多師傅都走了,店裡只剩五名員工,第一年還是靠標會發獎金;顧客問起老師傅去哪了,陳和平也只敢回說去休假。熟客問起,就只好誠懇地請對方給自己機會;他還請楚記得,有次當時中油的董事長來店,發現只能由他服務時的不信任眼神。「不要說是跟董事長講話,我當時光是拿著皮尺量都會發抖。」陳和平笑著說;不過,陳和平精湛的技術及誠懇態度,慢慢得到顧客信任。有次客人介紹了高爾夫球隊球友給他,還出錢送每人做一套西服來支持陳和平。還有企業董事長跟主管坐遊覽車上台北出差,就將整車員工載到格蘭治裝;所以格蘭的生意也愈來愈好,第二年就有盈餘;這段期間,陳和平也致力於結合科技與手藝,與團隊研發的「紅外線水平量測儀」,能更精確量身,讓服務更到位,後來也成為業界參考範本。

但是,一九九九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,隔年又有納莉風災,格蘭的生意也一落千丈;危機讓陳和平開始思考出路,也意識到台灣的手工西服雖然做工精緻,卻缺乏國際性及剪裁的豐富變化,於是跑遍全球服裝重鎮,也決定積極參賽,拓展國際視野;結果比賽連連得獎,二○○○到二○○二年,獲得「亞洲西服聯盟競賽世界注文洋服聯盟最優秀大賞」、「日本注文紳士服技術剪裁競賽大臣賞」等獎項;二○○三年首次代表台灣,參加義大利世界西服聯盟大會,與全球時尚品牌同台競技,獲得國際男裝秀、女裝評比「創意設計獎」,首次躍上國際媒體;二○○五年更奪得「柏林金針金線獎世界西服競賽」亞軍,是世界最頂尖男女裝設計裁縫師的至高榮譽。回國時,經濟部商業司還在中山北路辦三十桌流水席,祝賀人潮上千人。「那時人家就跟我講,你有責任把產業做得像樣。」陳和平說;二○○九年,他又代表台灣,參加奧地利第三十三屆世界洋服聯盟大會,榮獲「男裝創意設計」冠軍;往後的國際性比賽則屢獲佳績,不但讓格蘭持續與世界接軌,也將台灣手工西服推向國際舞臺。

 

演講教學分享 致力於傳承

專注工作之餘,陳和平也著力於分享傳承;他應邀演講,談穿著、製作。「剛開始,為了準備三天睡不著覺啊,現在卻已講超過五百場。」陳和平說;他也在《世界腕表精品情報》等雜誌撰寫專欄,出版《西裝穿著100問——成功穿著必讀指南》專書;擔任中華民國服裝甲級技術士協會理事長等職務,促進業界交流;在實踐、輔大、台南應用科大及偏鄉學校任教,培育年輕學子,二○一五年還獲得教育部第七屆資深技藝師傅獎,肯定他對技職教育貢獻。

未來,陳和平認為手工西服有兩條路,第一是持續精緻化,但朝年輕及時尚發展。「格蘭現在的顧客,年輕人比例已超過五○%。」他說。第二條路則是走生產線的客製化,因為年輕人偏愛發展快的時尚品牌,但有手工製作經驗者當後盾,能讓製衣更精準,這就是他能傳承經驗的地方。

「我希望十年後能交棒,為格蘭找到人,也看到未來產業裡的年輕人做得比我更好。」陳和平說;所以對於有心學習的人,他也樂意教導,期望早日栽培出繼任者及產業生力軍;也因此,二○一六年格蘭開展二店,希望讓年輕師傅有發揮舞台,也提供年輕顧客更貼近的服務,讓手工西服的美好有機會代代相傳。「期望十年後,我也能像包師傅當年說:『徒兒啊,二十年後如果格蘭招牌還在,師父會有多窩心啊。』」

 

報導出處:《熟年誌2017年4月號(NO.61)》

文/陳佩珊  攝影/尤俊懿